九州高考2018 榜单

破军
《象牙塔挽歌》文/夕緗

阿豚评语:
很久之前《科幻世界》杂志上登过一篇小说,标题叫《日落了,却无人写诗》,小说的内容我早已忘记了,只记得这个标题,因为充盈着一种按理来说我这种七八十年代的文学中年才会惆怅的氛围:文学已死。
但是文学真的会死去吗?我刚好在前几天私下里想过这个问题,我觉得,不会。
总会有人还是喜欢阅读文字的,总会有人写的。
本文更像是一篇自我激励的檄文,本身没什么好评的,祝作者能够不忘初心。
九妹评语:
高考作文本身并不限定小说,本文作为一篇散文拔得头筹大家也不必惊讶。一直以来,九州作为架空幻想世界,力求的是一种真实的虚假。而真实中并非只有传奇故事,甚至,并非只有故事。
说是少年老陈也好,说是无病呻吟也好,文中所讨论的困境,可能是作者真正面临的。也是许多从八岁到八十岁的文学爱好者在某些时候的内心纠结。
如此说来,反而并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节选:
春天快到的时候,尹北水说她要走了。
“这里不是很好吗?”我问。
“在这里待着,什么也写不出的,写出的也没有意义。
“做小说家时我会尽做小说家的责任,做诗人时自当尽做诗人的责任。我必须亲眼看见人间永不落幕的悲喜,在地狱中寻找非地狱的人和物,看见他们,写下他们,赋予他们空间。”
曾经的小说家说:“遇见这样一个生活在别处的小姑娘,我觉得很值得。”
请等等我。


贪狼
《永生鸟》
文/炊玉客

阿豚评语:
虽然我曾经做过《九州幻想》的主编,然而我对九州的设定从来都记不住……所以我不太清楚,作者行文中那些华丽而单薄的名词是设定本身有的,还是作者编的,当然除了名词之外,动词形容词也过于堆砌,如果是新手的话,倒不是什么罕见的毛病。
羽人葬礼是个很好的切入点,如果能够写一下九州每个种族的葬礼,应该挺有意思的。
九妹评语:
本文让我回想起年轻时某著名文青刊物的调调。看似华丽的无限细节、蔓延全篇的喃喃自语、努力营造陌生感的生造词,拥有几乎所有初级幻想文学的通病,也带有几乎所有初级妄想者的热情。
婚丧是所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生一死,一死一生。


节选:
我碰了碰它,未曾料到那条用元卵螭丝编成的粗韧绳索仿佛向我伸出拥抱的苍白手臂,竟带着活生生的体温。我忽然再也忍不住,不可思议地抬起眼泪模糊的双眼,望向包裹在柔软银丝中的,我始终不肯相信也不肯看见的阿妈的灵柩。
银丝透明的元卵看上去无比安详,里面隐隐露出躺卧着的同样安详的阿妈——然而我却再也看不见她脸上温柔的笑,再也触不到她温暖的手,再也没有机会慰藉她遗憾的苦痛。天神啊,你们为何如此残忍,要将我善良的阿妈带走?她是这样的对你们虔诚,从未有任何对命运的怨愤,就像这宁州的古老森林,年复一年,绽放鲜花。


巨门
《大数据和深度学习》
文/风廉

阿豚评语:
点三三开局,这是AI围棋的起手吧,里面各种人物的名字……这是一篇投射现实的吐槽文吧。
写着玩也没什么,不过这种手法太偷懒了,而且对白不够有趣。
九妹评语:
事实上我还是有看出本文在吐槽搞怪的基础上还藏了一些小心思,有那么点“技术变革引发社会冲突”的蒸朋内核,也是我们选中这篇的原因。不过总体来说,无论是剧情设置,结构安排还是对白设计,还是粗糙了些。
至于其他的……就,皮是我们的特色吧。


节选:
“嗒!”投子。
“老夫输了。三三天元星,竟然还能这样开局。老夫纵横棋盘数十年,本以为已经看到了棋道的天井所在,没想到今日能破井而出,看到一片新天地。还请这位苏行指点,这是什么棋道?”宛州城棋道第一人如是叹服道。
“大数据和深度学习。”键盘伊格啸儿如是总结。 


3 个评论

象牙塔挽歌确实很赞
打call
码着看~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