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卷】九州·阿和

九州•阿和
【上海卷:被需要】
作者:魔泡树
 
1、
快一些,再快一些。
阿和穿行在枝叶茂密遮天蔽日的丛林里,一双耳朵敏锐地捕捉着从遥远地方传来的细微响动。
传说这片森林里埋藏着寻龙者的遗迹,其中有无数的珍宝和龙类藏身地的资料。不过传说只是传说而已,这片林子错综难行,几百年来也没有任何探险者找到哪怕龙的一根胡须,森林旁的村落依然穷得可怕。
此刻的他几乎一无所有,除了怀中被揉得皱皱巴巴的一张带血的纸条和一把从阿母的厨房里偷来的尖刀。
“吱吱吱!”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让他绷紧了全身的肌肉,说时迟那时快,他跃起回身一刺,动作流畅一气呵成。
一只鼠状的小兽被鲜血染红。阿和松了口气,这种不知名的小动物在森林里到处都是,自己甚至试图饲养过它们,可惜无论如何待它们好,它们总对阿和有天然的敌意,永远不肯领情。
平时,阿母和阿爹和他的交集不多,总是督促他做工,要么就是饭点喊他,语气也总是冷冷的。小时候唯一的好朋友阿珠也早早跟着做生意的父母进了城,村子里的其他孩子也不太亲近他,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是特别的,有时候又觉得自己只是特别寂寞。
于是一得了空他就一个人在外面疯跑,这条旁人眼中危机四伏的小路他无事的时候已经走了千万遍,甚至比自己的家还熟悉,如今倒是被这玩意儿生生吓了一跳,他又好气又好笑。
没办法,谁让这怀里的消息太过要紧。
 
村里的人渴望避世而生,而硝烟和战火终于还是蔓延而来。起初,是城里的骑兵三三两两地路过村子,再后来便是一大队一大队的军队。
受到侵扰的桃花源依然想维持平和的生活,但他的安宁时光终结在那一天。那天,坐在村口数士兵的老疯子大声喊着含混不清的字句,听说他年轻时曾是个说书人,老了却连话也说不利索。。
阿和本不想看他,无意路过瞥了一眼,却被巨大的恐惧笼罩了。
将死的士兵如同被利器贯穿后的森林鼠,大张着嘴却不敢用力呼吸,亦或是再没有力气。他不去看老疯子,反而把目光转向阿和。
“帮我把情报送进城里,羽人要来了。”
这是第一个让他做劈柴洗牛以外琐事的人,他还在疑心自己能不能胜任,耳边却已经没了那人的声息。
 
阿和收回心思,再有大约一半的路程就能到城里了,不知道能不能顺路去见一趟阿珠。他一直想着却一直没敢去,这回有了正当的理由,一旦成功,阿母也许不会打他,村里人也许也愿意正眼看看他。
又是一阵响动,他本以为是小鼠作怪,细辨声音传来的方位,却让他不寒而栗。那声音从高高的地方传来。他连忙就势滚入草丛中,掩住声息。
“上面这么用兵究竟是什么套路,依我看就不应该管这种小村子,直接取了城池,里面补给应有尽有,到时候村里的人也逃得差不多了,留下来什么还不都是我们的。”
“哎,这你就不懂了吧,城里不用我们操心,将军会另外调兵,保证两边都不耽误。传说我们将军十几年前也曾路过这里,还住上过一段时间。这其中,谁知道有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
“你的意思是……”
“小声些,我这次除了带你一起绘制村外的地图之外,还接到了一个秘密任务……寻找一个十四岁的孩子。”
阿和彻底震惊了,他联想到自己轻盈的身体和阿爹异样的目光,村里人的冷眼似乎也找到了答案。而在岌岌可危的城池和养育他成长的小村落两者之中,他必须做出选择了。
 
 
2、
树梢上的两个羽人轻盈地在树丛间穿梭,三两下就没了踪影。阿和这才大口地喘息起来。
挺荒唐的,他自嘲地笑笑,一时间竟然有这么多人同时需要他,命运真是残忍得可笑。他的脚步踌躇着,但他知道再拖下去自己将同时失去熟悉的村子和最好的朋友阿珠。
阿爹阿母对自己素来冷淡,打骂冷眼有之,但从来没有少过自己一口吃的。尽管他一直不喜欢呆在村子里,但没有归属的自由很让人害怕,不论如何那总是一个港湾。
想一想上一次见阿珠已经是两年前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是不是找到了新的朋友,有没有被人欺负,自己说好要每年给她带村里的特产干糖,却一次也没有去过。
那就不要知道了吧,阿和狠狠心,也许就当作从来没有遇见过她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闭上眼睛,疾步在森林里穿行着,凭着身体的感觉反而更加直接和迅速,他觉得自己感受到了森林之力,原来他本就属于这里。
 
村子近了,近了。
他左顾右盼确认并无危险,这才飞速掠过空地,就着围墙缓缓地挪向自己家中,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把被用布缠好的带血尖刀。
他小心翼翼地关好柴门,还在内心里作斗争,自己到底是只通知自己的家人还是要赶紧昭告全村人呢?如果告诉全村人,羽人会发现异常……或者临走前自己能多通知几家人?
短短的几分钟内,阿和思考裁夺着几百人的生死。
家中是死一般的寂静。阿爹和阿母都不在,灶上的火还没有熄灭,这个时候,他们会去哪里呢?
阿和确信羽人大部队不可能来得这么快,这时他也顾不得邻居大娘的冷眼了,悄悄溜到后院去敲响了她的门,依旧无人应答。
阿和很快发现整个村子都不同往常,土路上不再有笑闹的孩子们,烧饼铺子和包子铺都关了门,只有村口那个老疯子还在高歌着,沙哑的声音穿行在空空荡荡的房屋间,煞是凄凉。
他担心自己被羽人发现,想匆匆躲入山林,还是先回了一趟自己的家。
灶台的边上,他发现了一滴微不可察的,殷红的圆润的血滴。
他的心里“咯噔”一下,蹲下检查。血滴上看不出什么,而这个视角却让他发现了一件更可怕的事情。阳光透过窗照进床底,床底下有一根草编的手绳,枯萎的花朵依然倔强地被绑在上头,显然是被人用力地扔进去的。
大概三年前,他编了这条手绳送给阿珠,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礼物。阿珠凝着眼泪和他在村口依依惜别的时候,阿和注意到她还留着。
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3、
阿和一面收拾着包裹,脑子一面飞速地运转着。
他们口中的将军究竟是多大的官呢,也许将军根本不在乎这个村子,为了战略目的攻陷这个小村只是冠冕堂皇的借口,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掳走阔别多年的情人,顺带审问自己私生子的下落。战争在即,他要把自己带走,送自己远走高飞,亦或是培养成一等一的战士对抗人族,扭转羽族败退的颓势,攻城掠地,一统九州,到时候他就是被全九州需要的人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想得太远了,赶紧否决了这种念头。
他努力钻进床底拾起那一串手链,不再鲜活的花朵上似乎仍然流淌着新鲜的爱意。这一切会不会与阿珠有关呢,自己刚才在艰难地权衡之中放弃了她,是她来报复自己了吧。或许她已经掌握了什么秘术,特地来试探自己的心意,见自己背弃誓约才要拿走自己最在意的东西。不,不会的,阿珠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又或者,是自己?阿和这两天精神状态总不太好,他甚至对自己生出了疑心。村里人都对他有莫名而来的偏见,他也一直忍气吞声,会不会像说书人的故事中那样,自己在不知情的时候给全村人下了药,然后将他们一个一个地丢进水塘里、山坡上,藏在自己都找不到的地方。阿和打了个冷颤,为自己疯狂的念头。
自己要真是被将军重视的私生子,那早就应该被将军带进城里。阿和踮起脚去收晒着的肉干。倘若不是,羽族将军又为何突然重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异族少年?阿和突然想到了那个传说,整个村子里最熟悉那片森林的只有自己,或许羽皇对龙类有兴趣。他连忙在脑子里过了几遍自己在说书人口中听过的小段,都是老一套,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要是羽人让他指路,他还真忽悠不住他们。他身上冒着一层一层的冷汗。
迷雾笼罩住了他的命运,阿和手忙脚乱地收拾着,却见村子里除了他之外的唯一活人——那个老疯子朝他冲过来,哆哆嗦嗦地把一个透明而古典的瓶子塞过来,断断续续地说出了自他见到他以来唯一的一句稍有条理的话。
“快喝……翅膀……飞……逃……拯救九州。”
阿和大惊,退了半步,一再追问,那老疯子却说不出第二句话。
他闭上眼睛,似乎真能感受到月力在带动着他上升。这是他很喜欢的一个结局,他想,总算是有很多人需要自己了。他眯起眼睛看瓶子里的液体,神秘的蓝色似乎象征着某种秘术的力量。他想起了之前听过的一种帮助羽人飞翔的秘药,能维持一时的飞行,但需要三年的时间来调养。
三年又算什么,他从来没有体验过飞行的滋味,甚至也不知道自己的年龄是否足够、展翼点究竟在哪里。也许有些事情应该顺其自然,想不清楚就暂时不要想,老疯子给自己这种秘药就是必然的机缘,自己应该顺应天命。
阿和放下手中紧握的刀,仰脖一饮而尽,闭上眼睛伸开双臂拥抱天地。
 
 
4、
“阿和,你在干什么,这可是田里打虫的药啊,快放下!”
阿母的声音蓦地出现在耳畔,村子里渐渐喧闹了起来,只一刹那,却越来越遥远。
等到村里的医生来的时候,母亲已经哭得不成人形,惯常严肃的父亲把自己锁进了屋子,任谁来也不见。
“阿和啊我的儿啊,阿妈第一次让你进山割点笋回来,你怎么就出了这样的事……”她指着屋角的芦花鸡道,“你平日里不是最喜欢阿珠吗,还给它戴了小草圈,你不喜欢阿爹阿娘也就罢了,也忍心舍下它走吗,你睁开眼睛看看吧……”
“都怪我们平时总是忘了你,这次村里紧急开会说羽人的事,本来应该喊上你的,谁能想到就没人看着这一会儿功夫……对了,有人,还有村口的那个,对,就是他!”女人蓬头坐直了身子,“就是他!”
没等围观的村民们反应过来,里屋的门忽然洞开了,男人面容冰冷,提着刀一言不发、风风火火地分开人群,一径向老疯子惯常在的地方找去,可哪里还有那人的踪影。
 
山巅,平日里邋遢的老者此刻已经洗净面容,换了一身整洁装束,饶有兴味地望着山下的一切。不时“沙沙”地往书卷上记着什么。那上面已经记录下了阿和全部的行踪,甚至是他脑子里对未来揣测的几个念头。
“人真是很容易被外界的需要影响感情、挑拨行为的一种生物啊,”他轻叹一声,仔细揣摩着少年的一举一动,试图复盘他的思维历程,摇身一变成了他的模样,“没人在乎他的故事,说到最后,最需要他的人还是我们。”
他掰着手指算了算,时间快要到了,到时候他将不再是飘摇无依的魅。
而这本书他会努力写下去,留给未来的其他同类,留给漫长的时间。
 
================================================================================
 
微博发过,终于有空碰电脑了补个档。
记性不好希望设定没出问题,重在参与重在参与(怂包地道——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